<code id='djlq'><strong id='djlq'></strong></code>
    <i id='djlq'></i>
  • <tr id='djlq'><strong id='djlq'></strong><small id='djlq'></small><button id='djlq'></button><li id='djlq'><noscript id='djlq'><big id='djlq'></big><dt id='djlq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djlq'><table id='djlq'><blockquote id='djlq'><tbody id='djlq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djlq'></u><kbd id='djlq'><kbd id='djlq'></kbd></kbd>
  • <ins id='djlq'></ins>

            <dl id='djlq'></dl>
            <span id='djlq'></span>

            <fieldset id='djlq'></fieldset>

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djlq'><em id='djlq'></em><td id='djlq'><div id='djlq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djlq'><big id='djlq'><big id='djlq'></big><legend id='djlq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1. <i id='djlq'><div id='djlq'><ins id='djlq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    行李私人拍攝裡的書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19
            • 来源:2019日本不卡二区_2019日本一本大道免费高清_2019手机版光棍影院免费1111
            4480青蘋果影視

            每次出門前收拾行李,總會猶豫帶不帶書,帶幾本書。由於至今沒有學會很流暢地在多媒體上進行閱讀,有可能的前提下,紙質書籍總是我的不二選擇。

            紙質書籍的弊端顯而易見,太重,占地,對於我這種毫無負重能力的人來說,在旅途中帶書,顯然不是明智之舉軒逸。尚記得大學報到那天,行李中除瞭衣服和日用品,其餘是二十幾本舊書,引得同舍女生盡駭然,留下“此人必定飽讀詩書”的錯覺。其實那幾乎是我的全部身傢,守財奴似的搬運到學校,無奈宿舍條件太差,沒有設立放私人物品的位置,待到假期,又如數帶回。

            真不敢相信自己有過那樣生猛的時光。左手拎箱右手拎包,背後馱瞭大行囊,在人頭攢動裡擠車,從學校奔襲到火車站,坐通宵夜車,還能神采奕奕地推開傢門。現在卻為瞭區區幾本書的重量頭疼,不得不從中取舍。

            與出發時的鄭重選擇相矛盾的是,攜帶的書常常沒有閱讀,有時是環境不允許,有時則根本靜不下心。在路上顛簸瞭一整天,到住處已累得靈魂與身體分崩離析,這時床和睡眠是真正的恩遇,其餘皆浮雲。難得有清閑,於某時某地停下曬曬太陽喝喝咖歐美viboss中國啡,趕緊裝模作樣將書拿出來作認真閱讀狀,實際腦子放空,老半天還在同一頁發愣。

            我是個對環境非常挑剔的人,即便在傢中,也在固定的幾個位置點才能讀書。那一陣差不多放棄掉出門帶書這一念頭,打算走到哪裡發呆到哪裡,實在想看書就隨手買本雜志再隨手留下,然後與時俱進地在手機裡下載幾本電子書,通常是亦舒之類通未來世紀之亞馬遜女戰士俗讀物,以供消遣。

            旅途中的閱讀不消說是相當的奢侈,能夠隨時隨地坐下來進入文字世界,擁有這樣起亞kx能力的人仿佛天生掌管著通往神秘國度的通行證,我非常羨慕卻沒有辦法。我用各種類型的書當作鑰匙進行試探,微型小說比較好用,其次是短小隨筆,最難的是哲學類…&hel我lip;最可也最不可的則是詩歌。詩歌的門,隻在很獨特的情形之下,才會為我打開。

            張天愛方聲明

            帶書有時,空手有時,閱讀有時,玩手機刷微博有時。就像電影有序幕,行前為書糾結是例行程序,如果手邊有順眼的不算太重的書,咬咬牙就塞進瞭背包,也有的時候,在書架前逡巡幾個回合,仍舊不能選定。旅途長短、目的地、同路人,無一不成為考量的前提,我喜歡不必說太多話的旅伴,能給彼此較大的心靈空間。

            昨日又乘機,司機走錯路,緊趕慢趕,好歹在最後幾南海首次發現鯨落分鐘換到登機牌。我匆匆托運瞭行李箱,背著不輕的背包小跑,雖然狼狽不堪倒也有驚無險。終於在飛機上安坐下來,本能的第一反應是將書拿出在小桌板上放好,忐忑不安的心情這才慢慢鎮定。深藍色的夜晚正在來臨,一種感動在小小的機艙裡不期而至,鬥膽地說,這一分鐘對我而言,每本書的形式意義大過瞭它所描述的一切。